1. <source id="kfvgn"></source>

      <source id="kfvgn"></source>

        <i id="kfvgn"></i><b id="kfvgn"></b>
      1. 王紅陽院士: 腫瘤耐藥,挑戰及方向

        日期:2019-06-05    作者: jasy     來源: CCMTV腫瘤頻道       分享:

        過去的一年是我國抗腫瘤藥物研發道路上豐收的一年,蓬勃發展之余腫瘤藥物耐藥也是不可忽視的問題,就此,CCMTV臨床頻道在COMB會議期間,獨家專訪了王紅陽院士,聽王紅陽教授為我們答疑解惑。

        王紅陽院士



        腫瘤學、分子生物學家,教育部長江特聘教授,主任醫師,博士生導師,發展中國家科學院院士,中國工程院院士。現任國家肝癌科學中心主任,國際合作生物信號轉導研究中心主任。精準醫學中心主任、主任醫師,中國醫師協會精準醫學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。兼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醫學科學部主任。



        以下為采訪文字版

        腫瘤治療耐藥機制

        腫瘤耐藥雖是老問題,但精準診療對腫瘤治療要求越來越高,對腫瘤耐藥也有很多新的研究和發現。腫瘤耐藥主要分為原發性和繼發性耐藥,根據機制分為脫靶和不脫靶耐藥,這涉及到很多耐藥機制產生過程,及將來所要采取的對策的區別來進行定義和分類。




        腫瘤發病,演變,復發轉移,是充滿異質性的動態學演變過程。不同腫瘤耐藥機制千差萬別,同時病人自身微環境變化,代謝、微生物、腸道菌群失調與否及免疫微環境改變等,均影響不同藥物反應。特別是現在關注度很高的免疫療法,比如抗PD-1/PD-L1治療也有耐藥問題,與腫瘤微環境和腫瘤發生后T細胞浸潤程度是否一樣都有關系。



        原發和繼發耐藥機制同樣千差萬別,因此研究靶向耐藥需要認真研究惡性腫瘤的發生、發展、演變及分型的復雜機制,由此研究靶標變化,再區分用藥后是原發還是繼發耐藥,是脫靶還是不脫靶耐藥。將這些基礎問題研究清楚才能找到解決耐藥問題的真正辦法,給予每個病人個性化的針對性的靶向治療。



        與此同時,臨床醫生也需要有一些工具,比如過去有PDX模型,可以把體外模型轉移到動物身上做檢測,現在國際最新模型是做“類器官”模型,即把手術切除的肝癌細胞在體外做成類似肝臟的“類器官”,也可稱為“微器官”,可以在該“類器官”上做針對該病人的系列篩選,如此找到針對該病人癌細胞最具靶向殺傷力的抗腫瘤藥物,這種療法能真正實現精準和序貫,可以根據病人狀態不斷調整聯合用藥方案和序貫治療藥物選擇。

        腫瘤耐藥,挑戰和方向

        腫瘤耐藥挑戰是多方面的,目前為止人類對惡性腫瘤發病機理不完全清楚,因其是多基因參與、動態的演變過程,過程中受機體內環境、外環境多方面影響,甚至受病人生活習慣、生活狀態、免疫狀態、精神狀態等影響,因此耐藥機制也不了然。



        最新研究結果顯示,一些病人使用靶向藥物后,會出現一批依賴靶向藥物生存的細胞,這些細胞會快速增殖,不會使腫瘤縮小,反而使之擴大,這種情況下,醫生及時停藥恰恰是救了病人,類似這樣新的發現還有很多,2017和2018年,腫瘤耐藥方面有很多論文在Cell、Nature、Science這些頂級期刊發表,這揭示了新的機制方面的問題有待臨床上更多更系統的理解,從而找到相應的臨床策略。



        惡性腫瘤耐藥問題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首先要了解腫瘤發病機制、異質性的程度,找到精確分子分型的方法,然后需要更好的工具來研究篩選針對某個病人特別有效的藥物。醫生要及時發現新的問題,針對病人做出實時動態的具體方案,使它更個性化,更有針對性,得到更好的療效。

        ?